思娇意

@倾城-ken

尧科水仙培植基地第二届斗笔张暨七夕联文活动

(活动规则:两人一组,群内自由组队,每组根据抽到的诗词分别写甜虐文各一篇,CP不限,篇幅不限。基地两天更新一组。)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he】

【一】

  紫胤原以为他的天劫会是往事与故友。却不曾想,天劫给他开了一个那么大的玩笑。

  他踱步走向床边,看着躺在床上与他一般无二的人。这人就是紫胤的天劫,同生共死的……天劫。

想他修仙三百载,不会就栽在这个天劫上吧?紫胤的心中升起了这个念头。紫胤一向冷静自持,如今竟有这个念头,怕是……人醒了。

“醒了就起身罢。”

话音刚落就见躺在床上的人起身抱住了紫胤,两人四目相对,紫胤还未开口,就听到他说道:“怎么冷冰冰的?与我同一张脸,还那么严肃。很别扭的。”

一听这话,紫胤脱口而出的就是胡闹!

“不好玩”他听了之后,便松开了抱着紫胤的手,人看上去有些难过。

天劫同生,彼此间能感知对方的喜怒哀乐。紫胤知他是做做样子,倒也不管:你可有名字?

“有,可好听的名字了。”他点了点头。

“嗯?”

“紫胤假人啊,别人都叫你紫胤真人,那我不就是紫胤假人了!”

紫胤的神情第一次有些绷不住,他摇了摇头,走向书案,提笔落字:钦。

“尔雅有云:钦,敬也。我为你取这个字为名,可好?”

“叫紫钦吗?唔……挺好的。”拥有了好听新名字的紫钦欣然应允。

初冬时季,天小雪。

因紫钦而提前出关的紫胤带紫钦回了后山竹居。

这竹居并不是由竹子搭造起来的,它处于四面竹林之中,位置隐蔽,周围又有阵法。紫胤曾带着陵越、屠苏来过,而作为同生的紫钦算是第三个来这的人。

紫胤站在门外等着去换衣服的紫钦,他在想着紫钦的事,不过想不了多少,紫钦就换好了衣服走了出来。他看着与他同一服饰的紫钦,倒是真的是一模一样。

“我带你去见掌教真人。”

涵素真人有三个属性,颜控、听紫胤的话、对陵越有求必应。

是以凭紫钦的脸、紫胤的薄面,紫钦的落户问题简直不能再简单。不费吹灰之力就是了。

执剑长老出关后是要听掌教真人、各位长老说些要事的。紫胤也没办法陪在紫钦身边,就遣他去天墉城四处玩闹。

然后紫钦就真的玩出了个大事……

假紫胤真人•真紫钦假人冒着紫胤的身份四处玩。不算太严重的恶作剧却因着“紫胤”这个身份而变得有些不同。

于是紫钦就被罚了面壁。

“明日我便教你礼法,你好好学,不可胡闹!”

“我不,我不要!”

紫胤起身,他长袖一甩,转身离开。

“我不是你徒弟啊!紫胤!”

【二】

紫钦在天墉城住了些时日,对周遭的人或物都有了几分了解。

这天清晨紫钦特意早早起床去找紫胤。

紫钦很依赖紫胤,事事都黏在他身边。紫胤因着同生和紫钦性情纯粹的缘由也没有出言驱逐。

他们一起去了后山竹居。

紫胤在榻上打坐,而紫钦枕在紫胤腿上哼着小调。

须臾,紫胤似是想到了什么,他睁开双眼,看着紫钦问道:“课业可完成了?”

“好了~小小课业可难不倒我”紫钦笑了起来,眼眸如同一弯清月,也像只吃到鱼的猫:“而且我还发现件惊天大事!紫胤你听不听?”

可紫胤听不听对紫钦已经并不重要,他从紫胤腿上起身,唇畔蓦然绽开一抹妖异的笑容。紫钦凑到他面前,慎重却又不安的,轻轻的吻了他。

“我发现我喜欢你,但你千万别喜欢我。”

“同生之间的爱就像螳螂之间的爱”

“母螳螂在成亲的那一晚就会杀掉公螳螂”

“我们异曲同工,所以……你别喜欢我”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你可否最后陪我喝一杯酒……?”

紫胤眸光复杂,他想说很多话,可他又什么都没有说。

他往窗外看去。

窗外在下着雪,雪覆盖住了许多景与物……还有心。

紫胤喜不喜欢紫钦?

—— 不知道

紫钦是紫胤真人的一部分,是他的天劫。他们性子不同,很多都不同,可又好像都相同。

紫胤想起这些时日来与紫钦的相处。

紫钦不爱用术法,体寒又不喜喝妙法长老的药。他说药苦,就撒娇耍赖的不肯吃。一把他说狠了,他就说不然你织件毛衣给我?说的紫胤甩袖而去;

他尤喜玩闹,天墉城的人都被捉弄过,他曾对着自己开脱时说过:紫胤你时常闭关,应该是不要面子的吧?

还有第一次……

第一次,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紫钦还是好斗,喜怒不定的模样。可在他看到紫胤,这个同生时,眼里的孤独却又被另一种感情取代。

紫钦心软,紫胤更心软……

紫胤不懂情,可他又不想失去紫钦这一份不同的感情。他终是抬眸看向紫钦,握住了他的手,轻声应允道:好。

【三】
冬,天大雪。

竹居里,一个身穿红道服的人把米酒放于火炉温热。

那是紫钦。他走出竹居往后边小院而去。

紫钦打开了小院的门,里面是与紫钦一样着红服的紫胤。

紫胤正在看书,他察觉有人进来时也没抬头看看是谁,因为他知道进来的只有那一人。

红烛美人,美哉。

紫钦走过去抱住了紫胤,他抱着紫胤的腰,舔了一下紫胤的耳垂:“不理理我吗?”

不言不语,美人望之浅笑。

紫钦搂住紫胤倒在床上,他看着紫胤好一会才动手脱下紫胤的衣服

衣衫尽数褪下,因常年闭关而皮肤白皙。

紫钦在那上面又亲又摸,他想在这世人不见的美景上添上自己的痕迹。

紫钦见紫胤面色薄红,便心生一计。他张嘴含住了紫胤胸前的红果舔舐。瞧着紫胤咬住嘴唇,不肯呻吟一声。他便伸手往紫胤身下那处探去。他握住那处……

红帐暖春宵。

金风玉露一相逢,胜却人间无数。

【双紫•同生end】

吴三省•粽子美人寻上我•楚留香部分


#论每次下墓都能捡到奇怪美人的经历#

#喂!妖妖灵吗,我是吴三省我想让你们派人来收妖!#

#一点都不想幸运e#


【1•幸运E】

吴邪有着开棺起尸的特质。

吴三省一直觉得隔那么多代就只有这个大侄子有这种特质简直是个幸运E。

哦,幸运e的意思渣过游戏都懂的。

最近久经沙场(沉迷游戏)的吴三省叼烟,宛如思考者般的想,大侄子运气真不好。

吴三爷虽认真思考这个问题,但他只是合理思想探讨而已。

直至有一天,吴三爷下墓捡到了一个白衣美人。

大侄子的特质是传给我了吗???
一!点!都!不!想!要!!!

但是这种特质是不想要就不要的嘛?

吴三省痛心疾首的想,比吴邪好!最起码我开棺起的是个皮相好的粽子美人!

后出于某种不可说的原因,吴三省带着这个皮相好的白衣粽子和墓里有价值的珍宝书卷回了他独居的房子。

哦嗯,对了,白衣粽子是吴三省公主抱回家的。

回到家后吴三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给吴邪。

喂?喂!吴邪吗?我是你三叔,你先别说话,听我把话说完。

你最近别出现在我面前了,有事就找潘子。

你别问我为什么,你问问你自己!你三叔很绝望,不想理你!

大侄子我挂电话了,再见。

哦不,最近不见。

干完正事的吴三省开始研究墓里夹带回来的书卷,试图找出粽子的身份和经历(和珍宝在哪【x】)

哟呵,吴三省举着放大镜解读,好像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强盗中的大元帅,流氓中的佳公子」

「盗帅夜留香,威名震八方」

「公子伴花失美,盗帅踏月留香」

楚留香?

吴三省翘起二郎腿,坐在沙发上饶有兴趣的看着江湖传说里的盗帅。

唔……真好看

朋友,你听过小白脸吗?


【2•楚留香】

楚留香是从一个个云雨之梦中醒来的。

梦里他与人行云雨之事,在他就要看到那人的脸时被一种触摸炸起鸡皮疙瘩的感觉惊醒。

感觉,可能是假的。

楚留香睁开眼睛,他镇定的看着一个虽糙但好看的汉子摸他的脸。

这是楚留香第一次被人耍流氓,他心情有点复杂。

四目相对,双手互握,含情脉脉。

一个用劲推开,一个翻身壁咚。

楚留香顺利的起了身压在吴三省身上,吴三省不顺利被压在床上。

吴三省开口道:果然是盗帅,行事风流独特。

知道他是什么人?

这个奇怪的房间……

这个人是谁?

楚留香心思百转千回,他用力的握住吴三省的手:阁下是?

没有办法反抗的吴三省非常顺从,甚至带着一点温柔气息的说:我是你的救命恩人,救命之恩……

楚留香下意识的回了句:以身相许?

吴三省:我踏马是个直男!!!直男你懂吗!!!


【3•救命之恩】

吴三省开始灌输楚留香一大堆新知识,为了让他更清楚明白的了解,吴三爷用了各种办法。

三观尽毁•奄奄一息•楚留香发出致命一嚎:三省,有酒吗!把好酒拿来!

于是,他俩现在在顶楼观星•天台上喝酒谈人生。

“白驹过隙,数百年一下就过了,原来后世便是这样。”

“太平盛世,百姓安居乐业不会有性命之忧。这样子挺好的。”

楚留香喝着二锅头发出感叹。

认真聆听的吴三省没有喝酒,他在抽烟。

从唇里吐出烟气,身上散发着孤寂气息的吴三省一笑开口:时代在发展,时代在进步,所以祖宗你什么时候告诉我珍宝在哪?

“唉哎哎?年轻人不要心急啊,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祖宗,我怎么感觉你在骗我”

楚留香心虚的摸了摸鼻子。

“救命之恩就不如我教你……喝酒撩妹?”

“……楚留香!!!你给我马不停蹄的滚!”


【4•喜欢的人】

楚留香,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我不知道,我忘了。

你又忘了……

窗外阳光明媚,阳光透过那颗大树上的绿叶照射到楚留香身上。

楚留香又一次从梦醒来,每一天的早晨都是由梦而醒的楚留香终于想起一切。

他之前总感觉忘了什么重要的事,可是又不愿意去想起来。

现在什么都记起来了。

—— 我有一个喜欢的人,他叫李云聪

—— 他被倭寇害死了

—— 他一直希望百姓安居乐业的生活,我会帮他。

—— 楚留香喜欢李云聪,可李云聪永远都不知道。

——  楚留香与吴三省有过约定,可楚留香要走了。


【5•好惨】

人跑了。

欺骗人感情的粽子跑了 ==  能换钱的珍宝地图跑了。

意识到这点的吴三省又发出叹息。

付出了真钱真心真情的吴三省:emmmmmm……以后不认真了

然而有着特殊的体质的吴三省肯定没有想到全世界上有多少粽子在等着他。

——吴三省系列•楚留香部分•end——

(新知识改造段子)
吴三省要灌输楚留香新知识、改造新形象的时候,楚留香是抵死不从的,他坚持认为自己可以回家,但还是拗不过吴三省。

于是西服西裤,长发带簪,浑身禁欲感的楚留香新鲜出炉。

对于唐青风来说,嬴政先是君王后是爱人,他于自己只是高处不胜寒。
而对于嬴政来说,唐青风是他生命中的一场意外,是老天对他多年寂寥的补偿。
秦皇想,寡人合该得到他。

⊙ω⊙存个思路,想开个嬴政x唐青风的,先试试手(*'▽'*)♪

(张智尧水仙)归家

唐中岳  x   吴三省:



会崩⊙ω⊙求慎入!

我其实站唐省

祝我肉饼生快~!(虽然是昨天qap)


  (一)
   早晨11点。

   吴三省被不停在响的手机铃声吵醒,熬夜做账本非常累的吴三爷选择直接挂断,再继续睡觉。

   但挂断又响。

   吴三省烦躁的把自己埋进被子里,直到忍无可忍后终于接通。
  
   三爷对着手机就是一个狮子吼。

   “啊啊啊啊啊!哪个小兔崽子一直打电话啊!打扰人睡觉知不知道!!!”

    “……唐唐?唐中岳???”
   
    “你在我家门口?没地方去?”
   
    “哦,那你等着吧!我要关手机了。”
   
    (二)
    关掉手机(差点把手机砸了)的吴三省最终没受得住唐中岳的第二拨  —— 门铃声的攻击把人迎了进来。
    
    吴三省看着在厨房熬汤的唐中岳心里有一丝丝的安慰,呵,但这并不能抵消他吵醒人睡觉的行为。

    吴三省看着端着糖水,站在自己的面前略显局促的唐中岳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唐唐:QAQ笑得露出狐狸尾巴的三省,我有危险预感!
   
    吴三省拿着汤勺搅匀了一下,他看着讨好自己的唐中岳,道:
   
    “一看你干的这些事我就知道你肯定犯了什么错,要找我帮忙。”
   
    “大家都是多少年的好兄弟了,也是一起打过架睡过觉的交情,有什么事你尽管说”
   
    “真的?”
   
    “嗯”
   
    “我被家里人赶出来了,无家可归了……”
   
    接下来的几分钟里吴三省听完了想做糕点师的小可怜被家里人嘲讽(x)后流落街头的经历。
   
    “也就是说你的所有东西都落在家里了?哦,除了手机?”
   
    “恩…没错”
   
    “说完了?那我可以笑了!哈哈哈哈哈!我决定了我才不帮你!”
   
    “说好了大家都是好兄弟?我尽管说你尽力帮呢???”
   
    “谁要和你是好兄弟”
   
    “你尽管说,我才不帮”
   
    唐中岳:幼小可怜又无助•jpg
   

   (三)
    不过最后我还是留下来了,唐中岳想,因为三省最心软了。

    最心软的吴三爷开始过上水深火热分分钟后悔的生活。
   
    因为健康养生,非常乖的唐中岳每天都在改善三爷的日常生活方式。
   
    “三省三省~抽烟有害健康,容易得肺癌。(*'▽'*)♪虽然你抽烟很帅,但是唔你懂我意思吧?”
   
    “三省,我做了些糕点你要不要吃?”
   
    “你喜欢吃什么啊?我可以学着做”
   
    “吴三省你再去干危险的事,我就叫吴二哥来揍你”
   
    吴三省:emmmm • jpg
    “好了你别再说了……唐中岳你再说话我就打电话叫你家里人来!!!!”
   
    (四)
    美妙的同居生活(x)正式拉开序幕,唐中岳在暗地里露出一个痴汉笑。
   
    “妙啊”
   
   
   
   
2017/8.5

(一)
我叫李云聪,家住淮安府。

当初与几个同乡的兄弟上京赶考,有幸名中探花,被任命为顺天府府尹。

自此一生我以百姓为重,极力的效忠圣上。

我刚上任就遇到一桩大案,御赐贡品被劫。看起来很严重,没错就是很严重!我虽然有点慌张,但更多是冷静。

冷静的我找来了当初哄骗我金榜题名留在顺天府的几位能人志士   ——   (两位)好朋友帮忙。

但,遭到了拒绝……

“不行不行!!!我有好多事要做呢,要陪着宝宝修炼,要陪着宝宝吃饭,还要陪他了解风水人情!”堂本刚告辞告辞jpg。

“我其实真的是很想帮忙的,但是我和陆小凤江湖上名气有点大,很多人认识。额,你懂的云聪。”花满楼式婉拒。

李云聪踢翻这碗狗粮,并表示别说话来抽签。

两长一短的竹签,抽到短的就去嫌疑最大的镖局卧底查贡品。

三方跃跃欲试摩拳擦掌!

然而非洲人就是非洲人,李云聪非常幸运.不出意外的抽到了短签。

李云聪:emmmmm……我投降我投降,不就是卧个底!

但当他背着小包袱去到镖局的时候,李云聪生无可恋并开始后悔。

谁能告诉他……楚留香为什么会在这儿啊???

开始嘀咕•jpg

“楚留香!你怎么会在这!?”

“这不是听说你出了事,特地过来帮你。”

“=_=不是添乱?”

“QAQ”

李云聪背着包袱走了几步路,他好像想起了什么又折回来敲了下楚留香的脑袋。

“谢谢。”

(二)
关系户•李云聪靠着花家、朝廷两股势力成功打入镖局。

他原本打算暗中观察旁敲侧击的先理清案子脉络,可是镖局闹鬼打乱了他的计划。

深更半夜,寒月天。

李云聪提着灯笼在传说中闹鬼的院子查探。

这个院子是没等来心上人的小姐上吊自杀的地方。

痴情总被无情负,李云聪于心中感慨了一下。有些人有些事是注定要被辜负的。

“楚留香,你再不出来我不被鬼吓到也要被你吓到了。”

“你跟在我身后做什么?”

他转过身与从屋顶上飞下的楚留香面对面,心平气和的说话。

“不是听说你怕鬼吗,就过来保护你了。”

“我不怕鬼,也不需要别人保护。凡事都要有个缘由,你别拿我做消遣。”

“你也别说你喜欢我,这样的你不是喜欢。”

“你对于我事事都是听说。”

(三)
自从那晚之后,李云聪就再也没有见过楚留香。不过他知道人还在暗地里守着护着。

相识。

楚留香和李云聪是因为有相同的挚友——花满楼而相识的。

用花满楼的话来说他们算是不打不相识,哪怕斗嘴也是有情谊的。

是有情谊,慢慢的情丝织成一张大网把两个人网在一起。明明都知道,却没有去捅破。过着喜怒哀乐都有对方陪着的生活,倒也很开心。

但,李云聪在那晚把话说开了。算是结束吧……

隐居

丁鹏x楚留香:丁香
         
我都已经想好了
找一个他喜欢的地方
从此以后和他过一个清净的日子
再不会过问江湖的是非

          『一日隐居』

   【一】
  胡铁花和姬冰雁得知楚留香和丁鹏要隐居的时候。楚留香和丁鹏已经身处于世人所不知晓的地方。
  一个隐居的地方。
  山林竹屋,屋外有瀑布,再走个几里就有竹林和鱼潭。
  此时的楚留香正在看丁鹏钓鱼。
  “鱼儿还没上钩?”
  “也不知道之前是谁说擅长钓鱼?看来今天的晚饭要没有着落咯。”
  听着楚留香的话,丁鹏似笑非笑的看了看坐在石块上的楚留香,他慢慢的把鱼线收了回来。
  丁鹏从石上站起身,他走到楚留香的面前,把线上的鱼钓拿给他看。
  “鱼吃了我的饵,可又不想留下来。这鱼聪明的很,我可不是故意让你饿肚子的。”
    “嗯……那这鱼还挺聪明的。”
    “等我带你去吃完饭,我们再说说这条聪明的鱼。”
    楚留香拉住丁鹏的袖子,带他往旁边的竹林走。竹林深处有一条密道,从那走出去就能去集市,去外面。
    楚留香对这儿很熟悉,这是他的家。
    他和胡铁花在还是小孩子的时候,被师傅带来这里,在这里生活、练武……
    后来楚留香去闯荡江湖,就一直没有回来。直至今天把丁鹏带了回来,算是一种见证吧。不过丁鹏不必知道,也不会知道。
   
    【二】
    买了江湖儿女行走最喜爱的酒肉饭菜,买了醒神明目的安神茶。
    一天的食物都准备好了。
    楚留香与丁鹏拎着这些东西,踏着月光,慢慢的走回家。
    竹屋外,桌台上,几道肉菜,两坛美酒。
    俩个人挑挑拣拣的吃着,碗筷轻碰声叮叮响,谁也没开口。
    食不言寝不语,自家规矩,那就谁先吃完就谁先说话咯。
    最了解自己的一般是枕边人,楚留香和丁鹏是情人,他们很了解对方。
    有时看着对方的某个点,会突然发现原来你和我好像啊。不是很多很相似,但我很开心。
    楚留香撂下饭筷,他用极轻的声音说道:
    “我喜欢你,丁鹏。”
    我喜欢你,但好像也只能到这了。

    【三】
    白衣,白马。
    楚留香骑着马匹在一个山丘上看着竹屋。
    丁鹏还没起床,还没走。昨夜他喝太多酒,等会起床肯定会头疼,还好有安神茶。   真想等他起来……
    可楚留香他要走了。
    一日隐居,就一天。
    就这一天,你我处事皆有默契,眼神都有情意。知晓对方的抱负,知道对方的不易。所以,我们更不能在一起。
   
    “走了”
   
    “嗯……几时再见?”
   
    “有缘再见”
   
    【四】
    我们和别人都有很长的一辈子,但我们俩个的一辈子好像就到这里了。
   
    ——end——

开头引用新边城浪子有修改【怂•jpg】
   

夏冬青
比昆仑重要的多
无论如何
我都不会让你消失的
         ——娅

一只花栗鼠最后的倔犟

【序】
  天地初开时,兽具有灵智。其血肉可滋补救人,增进修为。
  许多人猎杀他们,一场灾难,使得灵兽再也不能幻化人形。

【壹】
我是一只花栗鼠。
一只极其聪明,精晓万物的好看花栗鼠。
我唯一的缺点就是不会说话,但这并不影响什么。
我觉得这无碍我灵兽的威名,而像我这样的什么都好的灵兽一般都会拥有一个强大、好心肠、爱我的主人。
我觉得我的主人比其他人好多了!好上千倍万倍!
他对我可好了!有时候他会捋我的尾巴,帮我顺毛,让我特别舒服!!!(/ω\)
我的主人就是天墉城执剑长老 —— 紫胤!
呜呜呜呜呜!超好看!!!对我好好!!
但是,自从那个叫堂本刚的小道士来到天墉城,来到紫胤主人身边。我就再也没有以前的待遇。
想到这,我舔了舔爪缝的糕点碎渣,悄悄的看向执书参悟(在等堂本刚回来的)紫胤。
我原本以为他大道无情,不会为外物困扰。可是没想到有一天他的身上也会有红尘气。
是那个小道士吧?
我不大懂人的感情,可我能感受到他俩的开心,从心里有的满足。
我摇了摇蓬松的尾巴,从桌子上跳了下去出了房门。没走几步路,我就听到堂本刚喊着紫胤吃栗子羹。
“宝宝!宝宝~看我给你带了什么?”
“是栗子羹哦!快来吃啊!”
本花栗鼠用爪子捂住了耳朵!哼!我去找小屠苏喂我吃糕点!

我很喜欢那样的生活,我差点就要在那里过一辈子。江云飞一伇,蓬莱欧阳少恭一战却毁去了一切。

屠苏散魂之后,紫胤想了许多办法救人,可是无用。他和堂本刚心灰意冷之下隐居山谷。
我……见不到他们。
直至陵越去世后,我才见了他们一面。他们要带我一起隐居,可我不愿。
我偷偷的跑了,我想看看屠苏他们向往的山河。

【贰】
一只灵兽(动物)的看山水计划总是困难重重的,尤其是一只逐渐变得像老鼠的……灵兽。
宁府,魔王岭最富贵的人家。
富贵 = 能有糕点吃食之类的。
我以此为目标,偷偷的溜进了宁府。彼时的宁府老爷是宁昊天。
仆人对他的传闻很多,绯闻也很多。其中以一个叫吴三省的人说的最多、最出名。
我混迹于厨房等重点,作为他们口中的老鼠,我从没有被他们发现。
直到……我去了宁家祠堂。
那晚,我遇到了宁昊天。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以嫌弃的眼神和惊恐的面容突然蹲到我面前,把我拎了起来。
我发誓他看到我的眼神不亚于杀父仇人(?)
不就是脏了点………?应该是点吧,虽然我有十几天没洗澡了 _(:з」∠)_   
大概初见的惨烈,就算后来我洗干净,证明了我是同松鼠那样可爱的。可宁昊天!他还是叫我耗子!!!
他叫我耗子!哪里有那么可爱的耗子!?
哼!愚蠢的人类!o( ̄ヘ ̄o#)    
他允许我跟在他身边,我看着他的一双熊孩子儿女,看着与他特别亲近的九门吴三省。
宁昊天应该是有些孤独的吧,他有时会跟我说些他以前的事,说吴三省这个糟心的怎么折腾他。
越跟在他身边,我对他的感情就越深。=v=
于是我的鼠生经历了很大变化。
“嗷嗷嗷嗷嗷嗷嗷啊!!!他叫我耗子!!这是爱称啊!”

“呜呜呜呜呜呜!!!老爷!你开枪的时候好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个人类是我偶像!!!我要给他生花栗鼠!!!”

每天都在这样的感情里度过!虽然我不能说话!但我有自己的表达方式!
我用爪子小心翼翼掰尖果壳,嘿嘿嘿~等会老爷回来我就把这些推到他的面前吃!他一定会摸我头的~  =v=
“老爷,老爷你怎么了?”
“少爷……老爷他?”
听着管家哭喊,我停下了掰壳的动作。是出事了啊,我跳下了桌子,偷偷的比任何人都快一步的进了地下密室。
我等了一会,宁致远就把他送了进来,放在了那个冰床上,转身离去。
等人走了,我就爬了上去,看着他。
“啊?你怎么不动了?”
“是不是跟屠苏一样死了?”
“你也不要我了……”
……
留在宁府,我想看着他的儿子怎么报仇。
仇报了,宁府败落了,人都不见了。
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偶尔啃着玉米在宁家祠堂蹦,偶尔看蜘蛛网想着宁昊天拿个棍子追打我的样子。
想等着他回来,回来再追着我。
可我知道我等不到了,在那最后的记忆里,我脑海里的唯一一幕就是宁昊天为吴三省撑伞挡雪。

省宁•鬼迷心窍【二】

省宁:盗墓笔记吴三省x活色生香宁昊天

occ,慎入,笔力不足,慎入!

【二】
    次日,天气好,也逢着宁老爷心情好。
    宁昊天打算就今天出门办事,那么快就走也不是着急躲吴三省。他很清楚吴家的事,吴三省怕是得有一段时间不见人影。
    一想到这个,宁昊天心里就有点美滋滋的。美滋滋的宁昊天拎着行李箱坐上了去机场的车。
    心情一好,就容易对着美的事物好感度up up的上升。
    心情好,哼着小曲,宁昊天兴致颇好的看了看正在开车的司机。
    啧,那背影,那腰~成熟男人的荷尔蒙味道啊。
    咦,为什么……那侧脸像吴三省?
    orz 不……我再挣扎一下……_(:зゝ∠)_ 
    “唉哟,昊天~” 有成熟男人荷尔蒙•司机——吴三省扬起了一抹笑:“知道你要出趟远门,我特地来送送你。”
    宁昊天:【呆滞脸•jpg】
    “你不是在忙吗?你家老爷子居然肯放你出来?”
    外边红灯,车不多。吴三省拐了个弯道,把车停了下来,干脆的熄了火。他从口袋里掏出了烟,用打火机点燃抽了一口,烟气弥漫了没开窗的车里。
    “也别这样说。”
    “我告诉我爹他儿子要去和喜欢的人见一面,他要是不让,那我就得打一辈子光棍了。”
    宁昊天搓手嗤笑了一下,他好像很了解吴老狗一样。
    “单凭这一两句话,你是出不来的。”
    “……我告诉他是你”
    宁昊天也不回,他叉开话题,像什么都没听到一样,道:“能不能开别的路,这样堵车会误机的”
    “就这一条路”
    感情这事很复杂,宁昊天想,他以前也喜欢过一个人,虽然也有为了家族利益,但也是真真切切的喜欢过的。他当初都想好了,要对她很好很好,好好的过日子,开开心心的在一起。
    可是后来……她和他的师弟两情相悦跑了,一跑他就斗气,当初性子傲,不服气……结果最后就把命赔了下去。
    那是惨烈的毒药,他想,碰都不能碰。可……又遇到了吴三省,怎么会那么简单就喜欢一个人呢?不信啊。
    宁昊天听着吴三省非常轻的叹口气,他又觉得有点可怜,心都软了。
    “我又不是一去就不回来了,办好事我还是得回家的。”
    “说得谁稀罕你回来一样。”
    “不是还得去机场吗?我抄别的路送你去。”
    虽是这样说,但语气里却是藏不住的得意劲。
    吴三省打着方向盘倒着车,一转就往别的方向去,也许是路短,也许是车速快,不一会儿就到了。
    宁昊天看了看表,还有点时间,能和他说一两句话,当是临行的温情谈话。
    然后,就听到吴三省说。
    “你咋还不下车呢,不是说快迟了吗?”
    “……”
    “哦,再见”
    宁昊天干净利落还带着点出气的味道大力关上了车门,转身就走向机场。
    故意气我的?没良心啊!但是……
    他回头看了一下还在原地的吴三省,他正在抽烟。有点远看不清,但感觉到了孤独又寂寥。
    老九门今年要开始替换了,动向大得很,有人要洗白退出,有人要深陷泥潭。从出生就定好的命运,每个人都懂。
    吴五爷家的吴三省,解九爷家的解连环,是堂兄弟长得一模一样,将来会打出什么算盘也能猜到一两分。
    不知怎么就有点心疼?
    宁昊天突然想起了他们的第一次见面,那是在长沙的夜市,那个时候不想走家里安排的路吴三省工作于市井之中,是一个地痞的小混混。
    他们在捡漏的小摊上遇到,双方都看上了同一样东西。沉得住气也没辩驳争物,互相对视了一眼,那一眼仿佛棋逢对手命该如此。